• 文/松浦弥太郎去旅行的时候,有些人的行李总是多得惊人。尽管为雨天准备了折伞,为应付连伞都撑不住的暴风雨准备了雨衣,还带了适合徒步的鞋子和去饭店时要穿的皮鞋,但倘若碰到倾盆大雨的日子,恐怕还需要一双长靴吧?随着想象无穷无尽地扩散,行李也愈带愈多。他们大都是在想象自己并不乐于见到的未来。如果只是去旅行,不管是去国外还是国内...

  • 文/辛唐米娜有三件事情不适合反复考量:看展览,购物,恋爱。赤濑川原平在《名画解读》里说:“一眼看上去美的,就是真正的名画。”他建议看任何展览都要速战速决,30分钟内一扫而过——“这是一个直面自己内心的好方法,因为时间有限,你的眼睛才会特别尖,直觉也会特别灵敏。如果每幅作品都需要花一定的时间去‘鉴赏’,反而达不到预期的效...

  • 文/卡尔维诺帕洛马尔先生在东方某个国家旅游时,从集市上买回一双布鞋。回到家里试穿时,发现一只鞋比另一只大,穿上它直往下掉。他回忆起那个年迈的摊贩蹲在集市上小棚内,面前乱七八糟摆着一堆各种号码的布鞋,他看着老人从鞋堆里翻出一只与他的脚相当的布鞋并递过来让他试,然后又在鞋堆里翻找并把这只不配对的鞋递给他,他试也没试就买下了...

  • 文/卡尔维诺帕洛马尔先生在东方某个国家旅游时,从集市上买回一双布鞋。回到家里试穿时,发现一只鞋比另一只大,穿上它直往下掉。他回忆起那个年迈的摊贩蹲在集市上小棚内,面前乱七八糟摆着一堆各种号码的布鞋,他看着老人从鞋堆里翻出一只与他的脚相当的布鞋并递过来让他试,然后又在鞋堆里翻找并把这只不配对的鞋递给他,他试也没试就买下了...

  • 文/张爱玲在青春的路口,曾经有那么一条小路若隐若现,召唤着我。母亲拦住我:“那条路走不得。”我不信。“我就是从那条路走过来的,你还有什么不信?”“既然你能从那条路上走过来,我为什么不能?”“我不想让你走弯路。”“但是我喜欢,而且我不怕。”母亲心疼地看我好久,然后叹口气:“好吧,你这个倔强的孩子,那条路很难走,一路小心。...

  • 文/严文井我们每每在一些东西的边端上经过,因为匆忙使我们的头低下,往往已经走过了几次,还不知有些什么曾经在我们旁边存在。有一些人就永远处在忧愁的圈子里,因为在他即使不需要匆忙的时候,他的心也俨然是有所焦灼。这种人的惟一乐趣就是埋首于那贫乏的回忆里。这样的人多少有点不幸。他的日子同精力都白白地消费在期待一个时刻,那个时刻...

  • 文/王小波我原是学理科的,最早学化学。我学得不坏,老师讲的东西我都懂。化学光懂了不成,还要做实验,做实验我就不行了。用移液管移液体,别人都用橡皮球吸液体,我老用嘴去吸——我知道移液管不能用嘴吸,只是橡皮球经常找不着——吸别的还好,有一回我竟去吸浓氨水,好像吸到了陈年的老尿罐里,此后有半个月嗓子哑掉了。做毕业论文时,我做...

  • 蔡澜:忆莲

    2019-08-18

    文/蔡澜夏日已过了一阵子,留下的记忆是一大片的荷塘,长满了粉红色和紫色的荷与莲。花一谢,叶一枯,荷塘是天下最脏的地方,但等到明年,又变彩色天堂。当荷花盛开的时候,随着出现的就是荷花宴。用荷入肴的菜式数之不尽,印象最深的,是一道叫莲蓬豆腐粉蒸肉。我没有吃过,只在郁海红写的一篇文章中记载,做法是这样的:将豆腐、肉末、虾仁、...

  • 文/周国平爱有一千个定义,没有一个定义能够把它的内涵穷尽。当然,爱首先是一种痴迷。情人之间必有一种痴迷的心境,和一种依恋的情怀,否则算什么堕入情网呢。可是,仅仅迷恋还不是爱情。好色之徒猎艳,无知少女追星,也有一股迷恋的劲儿,却与爱情风马牛不相及。既是自以为堕入情网的男女,是否真爱也有待岁月检验。一个爱情的生存时间或长或...

  • 文/严歌苓我身无分文地出了门。那是一月的芝加哥,北风刮得紧,回去取钱便要顶风跋涉半小时,无疑是要耽误上课了。这时我已在地铁入口,心想不如就做个赤贫和魅力的测验,看看我空口无凭能打动谁。让我蹭得上车坐,赊得着饭吃。我唯一的担心是将使芝加哥身怀绝技的扒手们失望。“蹭”上地铁相当顺利——守门的黑人女士听说我忘了带钱,5个1寸...

  • 文/梁实秋谦让仿佛是一种美德,若想在眼前的实际生活里寻一个具体的例证,却不容易。类似谦让的事情近来似很难得发生一次。就我个人的经验说,在一般宴会里,客人入席之际,我们最容易看见类似谦让的事情。一群客人挤在客厅里,谁也不肯先坐,谁也不肯坐首座,好像“常常登上座,渐渐入祠堂”的道理是人人所不能忘的。于是你推我让,人声鼎沸。...

  • 文/素猫梦里常常有一列特慢的绿皮车,藏在回忆的斑驳里,承载起年少的时光。它逼仄、狭窄,出奇缓慢。浑浊古怪的味道和声音,昏暗的光线和形形色色的人。那节列车上,有脱了鞋喝酒打扑克聊天的、看杂志睡觉的、给婴儿喂奶的,还有过一个送客上车却被滞留在车上无奈抽烟的胖子。我总是不顾大人的劝阻,在拥挤的过道里像只耗子一样穿来穿去。在带...

  • 文/罗杰.迪恩.基泽“你真是个卑鄙的老家伙!”走出拉尔先生的房间时,我一字一顿地对他说。年迈的拉尔先生住进这家疗养院才八个月,却让每一个护理人员过上了地狱般的生活。无论谁靠近他,他都是非打即骂,又掐又踹。他还故意尿湿床铺,以给我们增添麻烦为乐事。拉尔先生可能是个孤寡老人,在他住院的八个月时间里,未曾有一个亲人朋友赶来看...

  • 文/严文井我们每每在一些东西的边端上经过,因为匆忙使我们的头低下,往往已经走过了几次,还不知有些什么曾经在我们旁边存在。有一些人就永远处在忧愁的圈子里,因为在他即使不需要匆忙的时候,他的心也俨然是有所焦灼。这种人的惟一乐趣就是埋首于那贫乏的回忆里。这样的人多少有点不幸。他的日子同精力都白白地消费在期待一个时刻,那个时刻...

  • 文/叶倾城在我的印象中,祖父不过是一个喜欢打麻将、练太极、浇花钓鱼、爱提当年勇的普通老人。而我也没有想过,会在十八岁的一个夏夜,与祖父的少年时光劈面相遇。那晚,是一位亲戚来通知,祖父的一位表妹去世了。在所有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祖父已经霍然站起:“死了?怎么会?怎么会!”蓦然觉得自己的失态,旋身回房,家人尽皆偷笑。于...

  • 文/梁实秋席终一道甜菜八宝饭通常是广受欢迎的,不过够标准的不多见。其实做法简单,只有一个秘诀――不惜工本。八宝饭主要的是糯米。糯米要烂,越烂越好,而糯米不易蒸烂。所以事先要把糯米煮过,至少要煮成八分烂。这是最关重要的一点。所谓八宝并没有一定。莲子是不可少的。莲子也不易烂,有的莲子永远也烂不了,所以要选容易烂的莲子,也要...

  • 文/周海亮甜蜜、持久并且牢固的爱情,其中,会不会有那么一些,像徒刑?认识一位朋友,帅气、爽直。他喜欢文学,懂书画,会修理家用电器,钓鱼捕蟹更是一把好手。没事时,他就会带上他的钓具去海边钓鱼,并且,一钓就是一整天。日子过得清闲快乐。当然,他还拥有甜蜜浪漫的爱情。妻子娇小可爱,温柔婉约,两个人偶尔上街,她就会挽起他的手,小...

  • 文/林清玄我捡过一封诀别的情书。情书上有这样看来普通的句子:“当初是我选择了你,心里明知与你不会长久,还是执着的选择了你。”“这些日子以来,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一段路。”“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你一定会认识比我好上千倍的女孩。”“由衷地希望在没有我的日子,你依然过得好。”会捡到这封情书是很偶然的。有一天我在路上散步,刮起一阵强...

  • 文/新井一二三我14岁那年,为了准备翌年的高中入学考试,除了上课以外,很多时间都在图书馆里温习。尤其放了暑假,每天一大早就到图书馆门口排队,以便获得里头较安静的座位。有个男同学叫T,每天也一定来图书馆。有时候,我早晨起得晚,差一点就没赶上9点钟图书馆开门的时间。每逢此时T都帮我占个座位。我们邻座学习到中午,一起去食堂吃...

  • 文/黑塞红房子,从你的小花园和葡萄园里,向我送来了整个阿尔卑斯山南面的芬芳!我多少次从你身边经过,头一回经过时,我的流浪的乐趣就震颤地想起了它的对称极,我又一次奏起往昔经常弹奏的旋律:有一个家,绿色花园里的一幢小屋,周围一片寂静,远离村落;在小房间里,朝东放着我的床,我自己的床;在小房间里,朝南摆着我的桌子,那里我也会...

支付宝每日红包「最高¥99」

本类推荐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