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文:  李道宗,字承范。高祖即位,授左千牛备身、略阳郡公。裴寂与刘武周战度索原,寂败。道宗年十七,从秦王讨贼。王登玉壁城以望,谓道宗曰:“贼怙众欲战,尔计谓何?”对曰:“武周席胜,剡然锋未可当,正宜以计摧之。且乌合之众惮持久,若坚壁以顿其锐,须食尽气老,可不战禽也。”王曰:......

  •   原文:  星吉字吉甫,河西人。少给事仁宗潜邸。出为江南行御史台御史大夫。时承平日久,内外方以观望为政,星吉独持风裁。湖东佥事三宝住,儒者也,性廉介,所至搏贪猾无所贷。御史有以自私请者,拒不纳,则诬以事劾之。章至,星吉怒曰:“若人之廉,孰不知之,乃敢为是言耶!”即奏杖御史而白其......

  •   原文:  瞿式耜,字起田,常熟人。礼部侍郎景淳孙,湖广参议汝说子也。举万历四十四年进士。授吉安永丰知县,有惠政。天启元年调江陵。永丰民乞留,命再任。以忧归。  崇祯元年,擢户科给事中,疏言李国普宜留内阁,王永光宜典铨,曹于汴宜秉宪,郑三俊、毕懋良宜总版曹,李邦华宜主戎政。帝多......

  •   原文:  龙敏,字欲讷,幽州永清人。唐庄宗定魏博,敏闻故人冯道为霸府记室,乃客于河中,岁归太原,馆于冯道之家,监军使张承业即署敏为巡官,典监军奏记。庄宗平河、洛,征为司门员外郎,以家贫乏养,求为兴唐少尹。逾年,丁母丧,退居下。敏父咸式年七十,咸式之父年九十余,供养二尊,朝夕无......

  •   原文:  延笃字叔坚,南阳郡呦厝恕I俅域4ㄌ葡涫堋蹲笫洗费漳芊碇渖罹囱捎执勇砣谑芤挡┩鞍偌抑阅苤恼掠忻┦傩⒘窖艉钕嗟焦俦砉ㄋ熘梗⒚漓簦闷浜笥陬澳吨洹R允ιテ俦几埃甯⒈俨痪汀;傅垡圆┦空鳎菀槔桑胫炷隆⒈呱毓仓鞫邸I郧ㄊ讨小5凼收拢乒畲敲芏裕赖湟濉Gㄗ蠓腭矗轴憔┱滓F湔每砣剩切裘......

  •   原文:  马理,字伯循,三原人。同里尚书王恕家居,讲学著书。理从之游,得其指授。杨一清督学政,见理与吕埂⒖岛N模笃嬷唬骸翱瞪恼拢砩⒙郎В蕴煜率恳病!钡窍缂觯牍В辜傲致锹硐纾艽慰芴煨穑惭舸尴场⒄攀柯。厍匚埃涨谘В鸲枷隆8呃鍪拐吣街计湮囊匀ァA饧瑁辉な浴0材鲜拐咧粒手魇禄魄逶唬骸......

  •   原文:  苏孝慈,扶风人也。父武周,周贾荽淌贰P⒋壬俪两鳎衅鞲桑廊菀恰V艹跷惺躺鲜浚蟀荻级剑赣谄耄苑钍钩浦迹ù蠖级健F淠暧制赣谄耄故谛缮鲜俊:蟠游涞鄯テ胍怨豢途粑陌蚕毓厍灏倩а案姆饬偎毓鲆厍Ф倩Ю矍üげ可洗蠓颉  高祖受禅,进爵安平郡公,拜太府卿。于时王业初基,百度伊始,征天......

  •   原文:  李洪信,并州晋阳人,汉圣太后弟也。后弟六人,洪信居长,少善骑射。后唐明宗在藩时,隶帐下,及即位,爱将朱弘实总领捧圣军,弘实擢洪信为爪牙,渐迁小校。应顺中,潞王举兵,少帝弘实而东奔,捧圣军数百从行,洪信预焉。及次卫州少帝与晋高祖遇因有疑贰谋害晋祖其从兵皆乱时汉祖方护晋......

  •   淳于髡一日而见七人于宣王。王曰:“子来,寡人闻之,千里而一士,是比肩而立;百世而一圣,若随踵而至也。今子一朝而见七士,则士不亦众乎?”淳于髡曰:“不然。夫鸟同翼者而聚居,兽同足者而俱行。今求柴胡、桔梗于沮泽,则累世不得―焉。及之皋黍、梁父之阴,则郄车而载耳。夫物各有畴,今髡贤......

  •   原文:  张P,字显卿,东平汶上人。父汝明,金大安元年经义进士,官至治书侍御史。  P性缜密,遇事敢言,确然有守,以任子试补吏部令史。金亡,还乡里。严实行台东平,辟为掾。乡人有执左道惑众谋不轨者,事觉逮捕,诖误甚众,诸僚佐莫敢言。P独别白出数百人,实才之,进幕职。时兵后,吏曹......

  •   原文:  慕容延钊,太原人。父章,襄州马步军都校、领开州刺。延钊少以勇干闻。汉祖之兴也,周祖为其佐命,以延钊隶帐下。周广顺初,补西头供奉官,历尚食副使、铁骑都虞候。  世宗即位,为殿前散指挥使都校、领溪州刺史。高平之战,督左先锋,以功授虎捷左厢都指挥使、领本州团练使;迁殿前都......

  •   原文:  陆诜,余杭人。进士起家,签书北京判官。范祥城古渭,诜主馈饷,具言:“非中国所恃,而劳师屯戍,且生事。”既而诸羌果怒争,塞下大扰,经二岁乃定。  提点陕西刑狱。时铸钱法坏,议者欲变大钱当一,诜言:“民间素重小铜钱而贱大铁钱他日以一当三犹轻之今减令均直大钱必废请以一当二......

  •   洞庭湖阻风赠张十一署・时自阳山徙掾江陵  唐代:韩愈  十月阴气盛,北风无时休。苍茫洞庭岸,与子维双舟。  雾雨晦争泄,波涛怒相投。犬鸡断四听,粮绝谁与谋。  相去不容步,险如碍山丘。清谈可以饱,梦想接无由。  男女喧左右,饥啼但啾啾。非怀北归兴,何用胜羁愁。  云外有白日,......

  •   原文:  曹爽擅政,懿谋诛之,惧事泄,乃诈称疾笃。会河南尹李胜将莅荆州,来候懿,懿使两婢侍持衣,指口言渴,婢进粥,粥皆流出沾胸,胜曰:“外间谓公旧风发动耳,何意乃尔?”懿微举声言:“君今屈并州,并州近胡,好为之备,吾死在旦夕,恐不复相见,以子师、昭为托。”胜曰:“当忝本州,非......

  •   【原文】  祖逖将韩潜与后赵将桃豹分据陈川故城,相守四旬。逖以布囊盛土,使千余人运以馈。潜又使数人担米息于道,豹兵逐之,即弃而走,豹兵久饥,以为逖士众丰饱,大惧,宵遁。  宋檀道济伐魏,累胜。至历城,魏以轻骑邀其前后,焚烧谷草。道济军食尽,引还。有卒亡降魏,具告之。魏人追之,......

  •   念奴娇・梅  宋代:辛弃疾  疏疏淡淡,问阿谁、堪比天真颜色。笑杀东君虚占断,多少朱朱白白。雪里温柔,水边明秀,不借春工力。骨清香嫩,迥然天与奇绝。  尝记宝h寒轻,琐窗人睡起,玉纤轻摘。漂泊天涯空瘦损,犹有当年标格。万里风烟,一溪霜月,未怕欺他得。不如归去,阆苑有个人忆。 ......

  •   原文:  客乃移席新轩,坐未定,雨飞自林端,盘旋不去,声落水上,不尽入潭,而如与潭击。雷忽震,姬人皆掩耳欲匿至深处。电与雷相后先,电尤奇幻,光煜煜入水中,深入丈尺,而吸其波光以上于雨,作金银珠贝影,良久乃已。潭龙窟宅之内,危疑未释。  是时风物倏忽,耳不及于谈笑,视不及于阴森......

  •   原文:  张充,字延符,吴郡人。父绪,齐特进、金紫光禄大夫,有名前代。充少时,不持操行,好逸游。绪尝请假还吴,始入西郭,值充出猎,左手臂鹰,右手牵狗,遇绪船至,便放绁脱鞲,拜于水次。绪曰:“一身两役,无乃劳乎?”充跪对曰:“充闻三十而立,今二十九矣,请至来岁而敬易之。”绪曰:......

  •   《塞下曲・伏波惟愿裹尸还》  伏波惟愿裹尸还,定远何须生入关。  莫遣只轮归海窟,仍留一箭射天山。  【鉴赏】  李益的边塞诗,主要是抒发将士们久戍思归的怨望情绪,情调偏于感伤,但也有一些慷慨激昂之作,《塞下曲》便是这方面较著名的一首。  诗以前代戍边名将作比,抒发了将士们的......

  •   《过五原胡儿饮马泉》  绿杨著水草如烟,旧是胡儿饮马泉。  几处吹笳明月夜,何人倚剑白云天。  从来冻合关山路,今日分流汉使前。  莫遣行人照容鬓,恐惊憔悴入新年。  【前言】  《过五原胡儿饮马泉》是唐代诗人李益的代表作品之一。此诗主要是抒写诗人在春天经过收复了的五原时的复......

支付宝每日红包「最高¥99」

本类推荐

赞助推荐